萬書樓 > 游戲競技 > 大鏢局 > 青陽卷 第一百一十四章 忘了我這個沒用的男人吧!

青陽卷 第一百一十四章 忘了我這個沒用的男人吧!

作者:小呆昭

推薦閱讀: 重生之紅星傳奇 總裁強勢寵:嬌妻,乖一點! 獨寵嬌妻(重生) 快穿之反派大人的初戀 古寨情緣 明人不說隱婚 現代艷帝

推薦本書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手機閱讀

    阿黃一直對自己的生活挺滿意的,雖然失去了一部分可有可無的自由,可是他也漸漸喜歡上了這種沒事就在院子里曬曬太陽,一周啃幾次肉骨頭,再恐嚇一下新來的婢女丫鬟的幸福日子,對了,他還有個叫做阿花的相好住在城里,可惜自從那瘋狂的一夜后兩人就不怎么見面了,現在想想不禁有些懷念她那雙修長多毛的美腿。

    不過現在的生活也算是無可挑剔了,更何況他還有片自己的專屬小領地,領地上還有個專門供他出入的大門,這一切的一切無不昭示了他在家中無與倫比的地位和主人對他的信任。然而就在今天晚上,他被一陣奇怪的聲音給驚醒了,揉了揉眼睛從窩里爬了起來,再然后他就看見了令他震驚的一幕!他的大門里居然冒出了一坨新鮮的肥肉!

    是的!他沒有看錯!那坨看上去肥美多汁的肉塊還在向他熱情的揮舞著雙手,仿佛在喊著,快來吃我吧快來吃我吧!

    難道是上帝聽到了我的禱告!特意順豐給我一頓宵夜?嗯,不過晚上吃太多油膩的東西好像容易導致膽固醇和高血脂啊,然而只是猶豫一小下,阿黃就迫不及待的撲了上去,讓保健專家都去見鬼吧!咱今晚上就要high翻天了!

    下一秒,視網膜上閃過了一道白光!他只覺得雙腿間一涼,緊接著一陣劇痛從下體處傳來,那一刻,他心中的痛卻來的更加強烈,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已經徹底喪失了作為一個男性的資格,不禁雙目含淚,發出一聲悲鳴,阿花!忘了我這個沒用的男人吧!緊接著眼前一黑,徹底昏死了過去。

    張大鏢頭也松了口氣,從墻上悄無聲息的落了下來,先看了眼因為被被殘忍實施活體睪|丸切除手術而疼昏過去的大的黑狗,心下很是愧疚,這已經不知道是第幾位為咱練了一半兒的飛刀付出昂貴學費的生物了。他現在這個樣子還不如被自己一刀給宰掉呢,但愿他明早醒來能夠堅強的面對這個殘酷的世界吧!再扭頭看狗洞里被嚇得臉色慘白的小胖子,不由搖頭嘆息,“大哥,我讓你去救人,不是讓你拿自己來喂狗啊!你這個樣子,讓我對這次行動真的很絕望啊。”

    “對不起,對不起,我下次一定小心。”小胖子滿臉通紅的道歉道,“你放心,我肯定會努力完成任務的。”

    “唉,你好自為之吧,之后我們就要分頭行動了,我可沒法再跟在你的屁股后面收拾爛攤子了。”

    “我懂的,我一定會用自己的力量救出妹妹的。”小胖子咬牙發誓。

    “嗯,那就好,這才像是個男人,我去偷賣身契了,你快去找你妹妹吧。”

    “等……等一下。”小胖子用比蚊子還小的聲音哀求道,“那個……我好像卡在洞里了,你能再幫我最后一次嗎,臨走前拉我一把吧。”

    “…………”

    暫時甩掉了小胖子這個累贅后,宅男小心翼翼的向著要去的地方移動,他白天消失了一段時間,并不是為了出去瀟灑,話說這村兒里也實在沒啥可瀟灑的地方,他其實是出去收集了一下情報,最后從一個賣蘿卜的老頭那里打聽到金地主的管家喜歡在村頭一間小破賭館里和人賭錢,于是他就摸到了那間小賭館。

    賭館雖小,可里面的人卻不少,一問原來是村長的兒媳婦兒開的,怪不得連個營業牌照都沒有也能硬生生的在村子里堅挺了十幾年。閑的無聊,隨便賭了幾把,有輸有贏,不過宅男發現莊家的手腳似乎不太干凈,果斷收手,過了一會兒管家也來了,這貨也算是個有錢的主,一兩銀子一把的玩了十幾把,把帶來的十兩銀子輸了個干凈,還是有些意猶未盡的樣子,于是宅男這個孟嘗君出手,又友情贊助給他十兩,二十把后又全部輸完,宅男再給,管家再輸……幾輪之后管家的臉也白了起來,七八十兩銀子不是小數目,他一年不吃不喝加上下面人孝敬也就十六七兩的樣子。張大鏢頭一看火候差不多了,就請他去喝茶,從他嘴里問到了不少有用的東西,一般賣身契都鎖在金地主書房的大鐵箱里,鐵箱的鑰匙則被金地主一直貼身帶著,他還說當初買來肉肉只花了不到二兩銀子,后來還是他跟金地主提議看能不能從這小丫頭身上再榨點油水出來,一開始以為她那個沒什么鳥用的哥哥就算把內褲都當掉也就能拿出一二十兩來,結果沒想到一個月不到這小子真的湊到了一百兩的巨款,于是金地主也來勁兒了,嘿,沒想到這還只會下金蛋的小雞啊,哈哈,咱這次管她哥哥要了二百兩,管家正說的手舞足蹈,一看對面臉色不對,馬上語氣一轉,沉痛道,當然,我個人覺得這么做是不太道德的。

    你快拉倒吧,這歪主意都是你出的,你現在改口洗白不嫌有點太晚了嗎?!張大鏢頭翻了個白眼,懶得和這種沒人性的家伙廢話,直接威脅道,不許把我今天和你說的話告訴你主子,不然……哼哼,一把寒光凌冽的小刀在宅男的手指尖轉了一圈,管家面前的茶杯就被切成了兩半。

    “是是是,小的一定守口如瓶,大王饒命啊!”管家被嚇的汗如雨下,忙不迭的求饒。

    宅男按照管家說過的路線,三拐兩繞的來到了金地主的臥室前,里面黑咕隆咚一片,張大鏢頭趴在門上聽了聽里面的動靜,里面有兩個人,有些意外的,他只聽到了一個人的呼嚕聲,而另一個人的呼吸聲則很輕。

    奇怪哦?這人難道是醒著的?晚上和他睡在一張床上的肯定是他老婆吧,他老婆大半夜的不睡覺一個人在玩失眠嗎?緊接著過了一會兒聽見一個人從床上爬了起來,窸窸窣窣穿衣服的聲音。

    誒?他老婆這是要去干嘛?不過好像也不關咱什么事情,嗯,少一個人的話偷鑰匙也能更方便一點。

推薦本書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我要報錯
北京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