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書樓 > 游戲競技 > 大鏢局 > 青陽卷 第一百三十章 地球上有一種生物叫非洲人

青陽卷 第一百三十章 地球上有一種生物叫非洲人(1/2)

作者:小呆昭

推薦閱讀: 重生之紅星傳奇 總裁強勢寵:嬌妻,乖一點! 獨寵嬌妻(重生) 快穿之反派大人的初戀 古寨情緣 明人不說隱婚 現代艷帝

推薦本書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手機閱讀

    護花鈴(初級,己方女性在場時有5%幾率戰力翻倍)。

    5%的幾率是什么概念?有人會說不就是一百次符合條件的情況下有五次能成功激活這一個天賦唄。好吧,那說明你是一個尊重概率論的普通人。

    但是這個世界上還有那么一類人,凡是牽扯到“一定幾率”或者“百分之多少的可能”之類的字眼,即便商場的工作人員拍著胸脯為他打包票,“先生,我們這次的中獎率高達99%耶!”他依然會不幸的淪為那1%中的一小撮,于是他們親切的稱呼自己為——非洲人!!!!!!!!!!

    什么?!你說自己中過六合彩?!媽的,兄弟們快給我抄家伙干死這個花樣曬臉的歐洲人!!!

    以上,張大鏢頭一直覺得自己是非洲人中的中流砥柱!

    實際上也確實如此,穿越過來這么久,這條名為護花鈴的天賦存在的唯一意義仿佛就是為了嘲笑宅男那黑的好像鞋底一樣的臉。

    這他喵的根本連一次都沒有給咱發動過啊!!!!!!!!

    然而人生就是如此的殘酷,無論宅男有多強烈的怨念,他一次也沒有見過這個只活在傳說中的天賦,甚至到了現在他基本上已經徹底死心了,覺得他大概會帶著這條壞掉的天賦一起滾進墳墓中了。

    可是令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就在今夜,就在他人生遭遇前所未有強大敵人已經萬念俱灰準備下場領盒飯的今夜!

    他認為身上最殘廢最沒用的天賦——護花鈴居然奇跡般的被激活了!

    下一秒,他感覺到一股無與倫比的強大力量從他的身體中猛然爆發了出來!!!

    如果說吞噬壽元從而激發出150%戰力的燃燒小宇宙是逆天神功的話,那現在開啟了護花鈴瞬間達到200%戰力的張大鏢頭簡直就是犯規了。

    更何況這貨發動護花鈴的代價毛都沒有,如果讓冰河知道的話大概直接一口血就噴在墻上了。

    對!就是這么炫酷,宅男瞬間由一只還在瑟瑟發抖的小弱雞轉眼就變成了一架掛著核彈頭的戰斗機。

    一道更加霸道陽剛的氣息眨眼間就席卷了整座小院,冰河釋放出的寒氣不禁節節敗退。

    殺手兄自己也是雙目圓睜,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情不自禁的大吼道,“有……有沒有搞錯啊!這又是什么幺蛾子啊!”

    宅男閉上雙眼細細體會著在胸膛中澎湃翻滾的神秘偉力,只覺得舉手投足間都充滿了不可思議的威力,心中更是升起一種敢動我的妹子連神都要殺給你看的壯志豪情。

    睜開眼睛沖著目瞪口呆的冰河咧嘴一笑,“癡兒!你該不會天真的以為這里只有你能加buff吧?”

    冰河只是走近張大鏢頭就覺得內息一陣紊亂,他之前一直引以為豪的寒冰勁無論再怎么催動,都沒法降低四周不斷攀升的灼熱溫度,再看鐵拐李等人,已經紛紛脫去了身上的棉衣,圍坐在地上一邊愜意的吃著西瓜一邊等著欣賞接下來的戰斗。

    “可是***剛剛才到春天你們從哪里找到的西瓜啊!!!!”冰河抓狂,他只覺得的今天一天吐過的槽比他以往幾十年加起來的還要多。

    “不!我不相信!!!我不相信自己居然會敗在一個逗比的手里!!!!”冰河仰天狂嘯。

    “呃,說起逗比的問題來,你好象也比我好不到哪兒去吧。”雖然有些破壞氣氛,可是宅男還是忍不住撓了撓頭,“怎么樣,你也鬧的差不多了,再打下去估計也沒什么勝算,不如痛快一點,干脆投降好了,也省得我再費功夫去制服你。”

    “哼!我七月七的人從來都只有戰死的絕沒有跪下投降的!”冰河沒有一點領情的樣子,看來是打定主意要做最后一搏了。

    “咦,不對啊,我之前明明有聽人說過你們組織有個叫驚魂的高手就被人給抓住策反了哦。”

    “不要跟我提那個叛徒,如果不是他,我們七月七在二十年前也不會遭受如此嚴重的創傷。”冰河看來對自己的某個前輩一點敬意都沒有。

    “唉,好吧。不過最后我還是想問一句,如果我今天干掉了你之后,那七月七會不會再派比你還牛B的殺手過來呢?”話說之前張大鏢頭就在煩惱這個問題,畢竟一個冰河就已經贏得夠僥幸了,再來一個的話某人表示根本扛不住啊,更恐怖的是一個接一個,打了小的來了老的,那大家只能洗洗睡了。

    “呵呵,你怕了嗎?”

    “廢話,這種玩法誰都會害怕的吧,就算再厲害的人也根本沒辦法一輩子都防著別人的刺殺啊,尤其一想到就連去茅廁都有可能被偷襲,我整個人都不好了。”宅男實話實說道。

    “這點你到不用擔心,我們七月七不是那種近乎無賴的殺手組織,組織內部有規定,對同一個刺殺目標絕不會出手兩次,而且一旦刺殺失敗也不會有人會想著報仇的。我們既然敢去殺別人自然也早已經有了會被殺的覺悟,學藝不精的人死了也就是死了,沒人會在乎的。”

    “哇,聽你這么一說后我感覺好多了。”張大鏢頭整理了一下衣衫,楚楚可憐的看著冰河道,“話說……那個……我還能再問一個問題嗎?”

    “靠!你有完沒完了,之前你就說是最后一句,結果又來啊?唉,算了,你問吧,如果不是組織的秘密之類的東西我告訴你也無妨。”冰河大概是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反倒比之前多出了不少耐心。

    “呃,前一段時間你們組織有沒有擅長用毒的殺手來過青陽啊?”宅男到還沒忘記那天在客棧遇到的要殺薛神醫的那個自稱七月七的殺手,當然最主要的是這家伙很可能和十年前王老館主的死有很大的關系。

    冰河皺眉想了想,“七月七里用毒的人有不少,另外出任務的時候也很少會相互打招呼,大家平時來往的也很少,殺手嘛,總不可能天天聚在一起開party。抱歉,這個事情恐怕只有判官知道了。”

    “嗯?七月七現在還有判官嗎?”

    

本章未完,請點擊 下一頁 繼續閱讀 >>
推薦本書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我要報錯
北京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