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書樓 > 游戲競技 > 大鏢局 > 青陽卷 第三百四十三章 滄浪門

青陽卷 第三百四十三章 滄浪門

作者:小呆昭

推薦閱讀: 重生之紅星傳奇 總裁強勢寵:嬌妻,乖一點! 獨寵嬌妻(重生) 快穿之反派大人的初戀 古寨情緣 明人不說隱婚 現代艷帝

推薦本書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手機閱讀

    張大鏢頭來武安縣是為了給大燕移動即將開設的第二家分號選址和考察,暑期培訓班第三期培訓預計在今年年末就可以結束,到時候人手方面已經很是充裕,再加上護寶大會后鏢局風頭正旺,不利用一下實在有些可惜,所以在經過了一段時間的休整后,大燕移動終于又開啟了擴張的步伐,與會眾人全票通過,下一個要攻略的地點將是涼州西北部的經濟文化中心,有著西北小江南之稱的武安。燃^文^書庫774buy,最新章節訪問:。·首·發

    本來也有人提議大燕移動的第一個分號就進軍武安的,這里商圈林立,四通八達,顯然不是余林那種小地方可以比擬的,但與此同時這里的武林勢力發展的也很是不俗,城中幾大幫派的老大都有登堂入室境界的內功修為,甚至爐火純青境的老妖怪也有幾個,當然和城西二十里外的滄‘浪’‘門’相比這些又都不算什么了。

    滄‘浪’‘門’和洗劍閣同為涼州十大,戰力比洗劍閣要稍微低一些,在十大中屬于吊車尾的那種,不過綜合實力卻能夠排入前三甲,主要是因為它有錢武安縣中有將近三分之一的產業都和滄‘浪’‘門’或多或少有點聯系,每年各項收入加總在一起差不多能頂上其他幾家的總和了,不然洗劍閣閣主也不會這么眼紅,趕緊手忙腳‘亂’的搶來了薛靈靈,順帶也從薛家那兒狠敲了一筆贊助費。

    傳聞滄‘浪’‘門’‘門’下弟子都很會做生意,因為他們藝成下山后多半會被派到武安縣來來管理某項產業,每隔四年滄‘浪’‘門’還會根據經營的好壞對他們來進行評定,并且根據評定結果進行升遷調動,做得好并且顏值高的可以升職為董秘或者部‘門’經理,做的不好的就會被分離手中權力,漸漸淪為閑職,領份‘門’內補助搖身一變成為大街上的遛鳥達人。

    不得不說,滄‘浪’‘門’的先賢們還是‘挺’有遠見的,這套獎懲機制自從頒布之后,這些年間滄‘浪’‘門’是愈發興旺,名下產業也是越來越多,但與此同時,副作用卻是也凸現出來了,‘門’內弟子爭先恐后鉆研經商之道,反而武功練得很是稀疏平常,大家入‘門’必看的不是某某秘籍而是《國富論》、《喬布斯傳》,每天上課老師除了傳授武功外還代講宏、微觀經濟學(高鴻業版),晚上還會組織大家一起準時收看《致富農經》……搞得活像是個‘成’人夜校,又由于最后大家比拼的還是工商管理,對練武功的興致反而不高,一般來說十大弟子都天然比同等級的野‘雞’大學畢業的普通人高出一個等級來,但到了滄‘浪’‘門’這邊這說法得打個對折,同級別的滄‘浪’‘門’弟子論商業素養能完敗一整座書山,但打架這種事情嘛,滄‘浪’‘門’弟子也就比一般人高個半級。

    說起來老徐家的獨苗徐悲鴻貌似也是滄‘浪’‘門’的弟子,張大鏢頭還記得這位悲劇哥好像上次只出場了不到五分鐘就下去找導演領便當了,他倒是不確定滄‘浪’‘門’會不會把這筆賬給算在他的頭上,但目前來看徐悲鴻在滄‘浪’‘門’的地位顯然并不怎么樣,至少滄‘浪’‘門’對于他的死并不像如今的書山派一樣‘激’動,甚至都沒去找七月七報仇,當然,反正最后兇手冰河也已經死在了宅男手上,在某種程度上來說徐悲鴻也算大仇得報。

    不過張大鏢頭之前依舊有些擔心滄‘浪’‘門’會因為這事兒看大燕移動不順眼,雖然不至于出手滅了他的鏢局,但作為武安縣的地頭蛇,順手給初來乍到的大燕移動穿個小鞋什么的還是能做到的,所以綜合種種原因,他最終才選擇了余林這個偏僻卻不會有人來添‘亂’的小地方作為第一分號的所在地。

    然而如今的大燕移動卻是不同往昔,背靠涼州商盟這一大粗‘腿’,攜帶著新鮮出爐的護寶大會冠軍聲勢,張大鏢頭又是成功跨入登堂入室境界,想來即便是滄‘浪’‘門’也不太好意思在眾目睽睽之下對宅男的鏢局使出什么小手段,更何況大家現在都屬于商盟陣營,滄‘浪’‘門’除了是商盟的合作伙伴外更有會員身份,真要去和新晉的大燕移動一般見識,‘門’主反而丟不起這個臉來。

    于是張大鏢頭也沒打算和滄‘浪’‘門’客氣,馬上和劉川楓一起著手開始準備將第二家分號開到武安,這次來探路劉大掌柜因為總局那邊還有點事情沒有處理完,所以就讓宅男先動身了,只是某人做夢也沒想到自己這一來不要緊,竟然運氣驚人,直接撞到最近涼州武林頭號通緝犯,大名鼎鼎的飛雨,而且這姑娘一句話沒說就昏倒在了自己的腳邊。

    救?還是不救?這是個問題,宅男叼著刷牙的柳枝抓狂,但他知道也不管怎么選擇,留給他的時間都不會太多了,這姑娘一路上顯然一直在被人給追殺,雖然勉力逃到了自己面前,可追殺她的人相比距離她也并不會太遠,也許要不了多久就能找到這里來,而且要知道這里可是客棧啊,院子里突然多出一個血人來想不被人注意到都不可能,也就現在還是清晨,這里暫時只有自己一個人,但其他住店的旅客隨時都有可能過來。

    昏‘迷’中的飛雨顯得很是柔弱無助,眉宇間的殺氣淡了許多,大家因為她的武功和兇名總是很容易忽視她本身的年齡其實才不到二十歲,不過是個剛剛成年沒多久的少‘女’。

    張大鏢頭嘆氣,他知道自己的心里其實已經有了答案,只是理智告訴他這答案有些要命,一個不好,不但救不到人而且連自己都會一起賠進去,這根本就是玩火**,但沒辦法,如果自己站著不動,日后良心上很難過得去這一關。

    片刻之后客棧中闖入了一群武林人士,這些人穿著各異,手中所持兵器也各不相同,顯然并不屬于同一個‘門’派,而是幾個勢力聯合在了一起,當然你要硬要說有‘門’派鼓勵下面弟子按照個人興趣隨意發展,喜歡啥練啥,那咱也無力反駁,只不過這些人除了武功衣著不同外,明顯對彼此都懷有一定的戒備,一看就是臨時湊在一起搜捕飛雨的,到時候如果真的抓到人這些人為了搶功勞少不得又會大打出手。

推薦本書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我要報錯
北京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