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書樓 > 游戲競技 > 大鏢局 > 青陽卷 第四百二十八章 大師還修煉了閉...

青陽卷 第四百二十八章 大師還修煉了閉...

作者:小呆昭

推薦閱讀: 重生之紅星傳奇 總裁強勢寵:嬌妻,乖一點! 獨寵嬌妻(重生) 快穿之反派大人的初戀 古寨情緣 明人不說隱婚 現代艷帝

推薦本書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手機閱讀

    苦玄大師臉上的笑容瞬間就凝固了,老和尚差點沒噴出一口老血,“大哥我說的是送到你們鏢局,不是送給你們鏢局啊。更多精彩小說請訪問”

    “這其中有什么區別嗎?不都是送嗎?”張大鏢頭扭頭問左右。

    沫沫想了想后道,“我覺得還是有區別的,給的話需要你自己去取,而到的話人家還提供送貨服務。”

    宅男一拍大腿,“嘖嘖,不愧是八爺,這服務意識實在是太周到了,值得所有服務行業學習啊。”

    苦玄大師再吐一口鮮血,玩文字游戲老和尚不是張大鏢頭的對手,一代高僧,也不可能像個菜販子一樣和某人在街上討價還價,可如果是其他東西給了也就給了,八百匹馬卻不是個小數目,怎么說也得值個幾萬兩銀子了,而且這東西屬于戰略物資,你有錢還不一定能買的到,沒辦法,老和尚只能選擇性失憶,閉上嘴巴裝s起了木樁。

    張大鏢頭嘆氣,難怪出家人不打誑語,那是因為人家還修煉了閉口禪。

    帶著沫沫和貝爾格里斯走進酒樓,樓下已經坐了九桌人,宅男迅速掃了一眼,幾乎每桌上都有一兩位成名高手,再掃一眼,發現除了非戰斗單位外果然就屬自己這邊修為最低,大家清一色的爐火純青境,陣容豪華堪比皇馬。

    有人冷笑,“大伙今天給苦玄大師面子,來這里商量皇甫淵寶藏的事情,可為什么有些小魚小蝦也能混進來?”

    “咦,這家伙是誰,怎么這么有自知之明?”張大鏢頭問另一桌上一位蒙面的妹子,妹子撲哧一聲笑了出來,同時神色中也有些驚訝,用略帶沙啞的嗓音道,“想不到這樣你也能認得出我?”

    “沒辦法,你身材這么好,想忘記也不是件太容易的事情啊。”宅男感慨道,這妹子不是別人,正是那天宅男在裴郎的小花園里遇到的紅袖府高手芊芊。裴朗這老狐貍到底不會把賭注全部押在一個人身上,還是另派了高手前來鎮場子,嗯,估摸著眼前的女人出現在這里應該是另有計劃。

    芊芊搖頭,“你誤會裴大人了,他派我來只是給你幫忙,并沒有別的意思,以后我的行動也全部都會聽從你的安排。”

    “真的假的。”張大鏢頭驚訝,“那好,第一個指令,先把你的面紗摘下來給我看看啊。”話說這事情某人其實也是好奇很久了,兩次見這妹子她都蒙著面紗,作為一個正常人,一個正常的男人,看到一個蒙面的美女,你很難不去好奇面紗背后她的長相。

    芊芊輕笑,“好啊,不過紅袖府有府規,門下女弟子有被男人看到臉的,就只有兩種選擇,要么殺了他,要么嫁給他,張大鏢頭你是想選哪種呢?”

    某人打了個寒顫,“你的名字不應該叫芊芊,而應該叫木婉清,不過還好咱不是段公子那種渣男。”

    之前出聲譏諷大燕移動三人組的那個路人甲終于忍不住,靠,自己這邊正在享受奚落雜魚的快感呢,沒想到雜魚居然還敢回嘴,回嘴也就算了,他已經打算昂首迎戰了,人家轉頭竟然又和美女聊天去了,把自己當個白癡一樣晾在這里,簡直叔叔可以忍嬸嬸不能忍。

    路人甲的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語氣不善道,“我勸你們出去也是為你們好,今天這里坐了這么多武林前輩,你們三個后生有什么資格開口?識相的話就快滾,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不然等下哼哼,可就不是走出去的了。”

    “嗯?什么意思,難道你還要打車送我們?”

    芊芊捂嘴偷笑,一邊幫某人普及這路人甲的身份,“李侯,大乘門十二代弟子中當之無愧的第一人,不到二十三歲內功修為就達到了爐火純青境,被大乘門上下一致看好,尤其掌門更是斷言他在六十歲前可以晉入天人合一境,但他最驕傲的還是自己的輕功,據說已經練到了踏雪無痕的層次,另外還學會了大乘門五大絕學之一的無影掌,此人倒也算是江湖年輕一代中難得的翹楚。”

    大乘門并非涼州門派,不過從江湖地位上來講到是類似于洗劍閣或者滄浪門這樣的地方十大,這李侯也算師出名門,而且他顯然知道芊芊的來歷,聽紅袖府的高徒都開口贊揚了自己,李侯也顯得有些受寵若驚,連道不敢當不敢當,但看他得意的神情,誰都知道這貨沒什么不敢當的。

    沫沫嘆氣,“這大乘門的基礎教育完全不行啊,門下弟子語文老師一個死的比一個早,教出來的傻|逼連句話都聽不懂,不知道這種情況下,通常人家后面還會有轉折嗎……”

    “但是……”芊芊頓了頓,果然轉折也隨之而來,“但是他修煉內功一味求快,本身境界并不穩固,雖然年紀輕輕就突破了爐火純青境,可同時也留下了很嚴重的隱患,已經有幾處經脈受到了嚴重損傷,如果潛心修養個三五年倒也能慢慢恢復,可這人實在太蠢,因為害怕門內其他弟子超過他的修煉進度,竟然不管不顧繼續修煉了下去,就算他將來僥幸修到天人合一境,恐怕也是有史以來最弱的天人合一,到時隨便一個爐火純青境界的高手都能修理他,而且這人缺乏實戰經驗,驕縱自大,將來的成就基本也就止步于此了。”

    芊芊說完,李侯的臉上早已經是青一陣白一陣,再沒有先前的得意了,他心高氣傲,何時受過這樣的奚落,有心想要反駁,可一來畏懼紅袖府的名頭,二來心中隱隱也有些恐懼,芊芊雖然說的不客氣,但并非胡亂編造,實際上李侯不久前也的確察覺到了經脈方面的問題,可他一直以來的性格就是好大喜功,起初并沒有將這個問題怎么放在心上,又擔心檢查浪費時間,就繼續埋頭修煉去了,如今聽芊芊指出其中的隱患,心中不禁又驚又怒。

推薦本書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我要報錯
北京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