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書樓 > 游戲競技 > 大鏢局 > 青陽卷 第五百一十八章 來吧,說出你的...

青陽卷 第五百一十八章 來吧,說出你的...

作者:小呆昭

推薦閱讀: 重生之紅星傳奇 總裁強勢寵:嬌妻,乖一點! 獨寵嬌妻(重生) 快穿之反派大人的初戀 古寨情緣 明人不說隱婚 現代艷帝

推薦本書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手機閱讀

    上一章:第566章 氪不改命,玄不救非

    內功沒法修煉,張大鏢頭只能找點別的事情干了,猶記得n年前他還是個剛跨入初窺‘門’徑境界沒多久的萌新小號,護寶大會偶遇歐陽秀兒,被迫在船上和清河幫的蔣正‘交’手,結果被爐火純青境巔峰的蔣幫主干的屁滾‘尿’流,如果不是關鍵時刻他牛頓附體,突發奇想利用共振接下了蔣幫主那一記必殺,估計現在已經在躺在墓地里躺著當培養基了。|每兩個看言情的人當中,就有一個注冊過°網的賬號。(hua -79-

    嗯,正所謂有仇不報非君子,就像所有rpg游戲一樣,當你在某個地圖刷不動boss的時候就應該換個地方先練練級,清一清身上的任務,學一兩個狂霸拽酷的新技能,把裝備等級搞起來,等戰力提升的差不多了再調頭回去繼續推低級本,你就能享受到三國無雙般的快感。

    古人有云,虐怪、把妹、裝b此乃國產網游之三大樂趣。

    平時也就算了,張大鏢頭最近正閑的沒事兒,就決定處理一下歷史遺留問題,以他現在的實力一個人平推清河幫自然沒有什么問題,但前期的準備工作還是要稍微做一下的,比如擺在他面前的首要問題就是先找到對方。

    而像清河幫這種在官府和十大那里都掛上號的反動組織,實力強弱先不提,最少躲藏的本領都是很有一套的,地下工作經驗豐富,反偵察能力出‘色’,一般人還真‘摸’不到他們的老巢。

    宅男對此也沒什么太好的辦法,只能在清河附近瞎轉悠,先撞撞大運,看能不能碰到個任務npc什么的。hua

    還別說,在清河上討生活的鮮有人不知道清河幫的,其中還有不少人親眼見過蔣正,有趣的是他們對清河幫這伙人的評價居然大相徑庭,其中漕幫的人和過往商旅對清河幫可以說是恨之入骨的,而一些村霸無賴提起蔣正卻是崇拜備至,想方設法的要加入清河幫,期待從此以后過上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的日子,普通的漁民之中也有分歧,一部分人對清河幫又懼又怕,他們大都受過清河幫的威脅,即便知道蔣正等人的蹤跡也不會向官府報告,就是害怕隨后而來的報復,而另一部分人則是因為親戚朋友中有加入到清河幫的,這一部分人對于清河幫有一定好感,不但不會和官府合作透‘露’有關清河幫的消息,還會先一步把官兵的動向告訴清河幫的好漢,而作為回報清河幫也會支付給他們一定的報酬,或者根據他們的請求帶人去欺負一下同村的張三李四什么的,證明哥也是在道上有勢力的狠角‘色’,以此滿足他們的虛榮心。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他們就是清河幫在河上的眼線,他們的存在也是官府和十大對清河幫無可奈何的一個重要原因。

    “嘖嘖,這幫刁民”張大鏢頭一圈兒轉下來,發現收集到的有用信息真是少的可憐,大都只是些無意義的抱怨抑或是警惕的眼神,宅男已經打定主意這次要走暴力刷本的路線,但現在的問題是他連副本入口都沒找到,這對一個滿心期待等著屠戮新手村的攻略組大神來說實在是巨大的打擊。

    “誒,連個昆特牌任務都觸發不到,策劃組都tm吃嗶了嗎!既然‘花’錢做了人物模型,好歹也要安排幾句有營養的臺詞啊。”宅男抱怨道,唉哎哎,不管那么多了,先吃碗面壓壓驚吧。

    話說他剛好在江邊看到了一家小面館,說是面館實際上就是一個小草棚,外面有面破破爛爛的旗子,上面繡著江邊小館四個大字,老板是個有些駝背的老爺子,還跛了一只腳,大冬天里一身單衣,正彎著腰舀水默默洗碗,張大鏢頭見狀不由大喜過望。

    正所謂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玩過任意一款游戲的人都知道遇到這種人設的npc,身上絕‘逼’有任務可接,而且往往還是關鍵‘性’的任務,就算不是主線也是對主線有巨大推動作用,再不濟也能完善點世界觀。

    “來吧,說出你的故事!”宅男走上前去信心滿滿道。

    “…………”老板沉默不語,直到半晌后才開口面無表情道,“請問客官你是想要清湯面、打鹵面還是鮮魚面?”

    “誒?難道咱觸發任務的方式不對嗎?”宅男撓頭,不應該啊,‘浪’費了一上午時間,好不容易有點進入正軌的感覺了,怎么對白還是這么公式話呢?

    不過反正也餓了,就先來碗鮮魚面吧,順便也可以一邊吃面一邊再近距離觀察一下這個有些可疑的老板。

    老板點點頭,沒再說話,拖著跛腳轉身到一旁做面去了。

    鮮魚面,顧名思義就是用河里剛撈出的鮮魚,剖腸破肚清理掉內臟和鱗片后加入煲成湯后下面,幾乎不需要其他的配料,只要少許鹽巴和幾味去腥的佐料就能烹飪出一碗讓人食指大動鮮魚面。

    這道菜品最大的特點就是一個鮮字,釣上來的魚用竹簍養在江水里,需要做面的時候就撈出來現殺,殺完馬上燉湯,同時湯里不加其他雜七雜八的東西,也沒有繁瑣的工序,唯有如此方能最大限度的突出魚的鮮味,吃慣了大酒樓中美酒佳肴,偶爾試試江邊草屋中的民間美食的確也別有一番滋味,難怪總有些人喜歡開著法拉利去路邊攤吃燒烤。

    總之面做好后張大鏢頭吃的是心‘花’怒放,完全把下本兒的事兒給拋到腦后了,甚至產生了幻覺,面館的老板突然一分為二,宅男最后的意識里只有一句,“我靠,影分身,想不到老板一把年紀也是三大民工漫的愛好者啊。”

    再睜開眼的時候他就發現自己以一個異常羞恥的姿勢被人用麻繩固定在了一間‘陰’森幽暗的小屋中,而之前面館的老板則正背對著他慢慢磨著一把剔骨刀。

    “哈,又是這種恐怖電影一般的展開。”宅男試著動了動胳膊,發現繩子綁的還‘挺’緊,看這樣子對方顯然不是臨時起意,而是個開黑店的老手,“嘖嘖,目前這種狀態真是勾起了咱某段不算美好的回憶。”

    (吼吼,求推薦票求月票)

推薦本書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我要報錯
北京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