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書樓 > 游戲競技 > 大鏢局 > 青陽卷 第五百四十章 這位姑娘你……

青陽卷 第五百四十章 這位姑娘你……

作者:小呆昭

推薦閱讀: 重生之紅星傳奇 總裁強勢寵:嬌妻,乖一點! 獨寵嬌妻(重生) 快穿之反派大人的初戀 古寨情緣 明人不說隱婚 現代艷帝

推薦本書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手機閱讀

    “美伢,我肥來啦!”張大鏢頭踏進鏢局大門,發現眾人看向他的眼神都怪怪的,那夾雜著這嫉妒羨慕恨的目光令宅男很是莫名其妙。請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說

    “咦,這是什么鬼,你們難道終于認清我是個大帥逼的殘酷真相了嗎?”

    “…………”

    “對了,我聽說有人找我來著,人在哪里?”無視陷入沉默中的眾人,張大鏢頭旁若無人的繼續問道。

    不遠處山茶聽到某人的說話聲音,從屋里伸頭出來,“哦,bss你回來了啊,你這樣是不成的,好歹也先回屋去洗漱下吧。”

    “哦哦,也好。”宅男從善如流,點了點頭就向自己的小院兒走去。

    推開門某人頓時一怔,一個窈窕的身影映入眼簾,對方正在院子里晾衣服,雖然只有背影,但氣質這種東西卻是渾然天成的,而從這女人晾衣服時有些笨拙的動作來看之前現在沒有從事過類似的事情,應該是個官宦或者有錢人家的大小姐。

    噯?我走錯門了嗎?宅男又退出兩步,扭頭看了眼院門,沒錯啊,這他喵的是咱的院子啊,和劉大掌柜比鄰,墻上還只有自己當年練習飛刀時留下的痕跡,那這女人又是哪里來的?為什么能隨隨便便進到他住的地方來?

    張大鏢頭百思不得其解,又向前走了兩步,遲疑了下道,“請問這位姑娘你……”

    他這一開口不要緊,對面那女子就像頭受驚的小鹿一樣,嬌軀一顫,一不小心就踢翻了腳邊的木盆,里面好不容易才洗好的衣服灑在滿是塵土的地面上,女子一驚,想要趕緊把衣服撿起來結果又忘了手中正在搭的衣服,一激動把晾衣繩連著一起扯了下來,于是嘩啦一聲,原本掛在繩子上的衣服也全都掉了下來。

    女子差點就要哭出來,轉身想要解釋,但她的霉運顯然還沒結束,沒注意到剛才掉在地上的晾衣繩,腳下拌蒜,腦門兒悲催的磕向地面,那聲響驚天動地,宅男聽著都覺得疼。

    “呃,我先幫你找大夫。”此情此景張大鏢頭也只能把疑問壓在心底,先給這妹子找個大夫再說。

    女子忍住眼淚點了點頭,不一會兒就見宅男又帶了個少年郎中回來,薛神醫平日的時候一般都在自己的醫館坐診,鏢局這邊留下兩個親傳弟子看場子,一些感冒發燒,傷風中暑的小病這兩個弟子足以應付,真要是遇到什么疑難雜癥,兩個弟子再去醫館請師父。

    張大鏢頭拉來的少年是薛神醫的三徒弟,名叫隼離,以前是薛神醫的小藥童,毒方事件后薛神醫聲名大損,不但名下幾家醫館關門,大徒弟和二徒弟迫于輿論壓力也和自己師父劃清了界限,反倒是隼麗這小藥童一直沒有離開,還在薛神醫最頹廢的時候幫著照顧他的家里人,期間和薛神醫的二女兒產生了感情,薛神醫東山再起后就把他收為弟子,不但將一身醫術傾囊相授,同時把二女兒也嫁給了他。

    張大鏢頭和隼離有過一定接觸,這少年話不多,但做事沉穩,很讓人放心,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他和楊過比較相似,只是沒有經理楊過那么波折的人生。

    隼離把藥箱放在身旁,先為女子做了簡單的檢查,點點頭道,“不妨事的,只是些皮外傷,涂點我師父特制的跌打酒,很快就能消腫。”

    不過末了他又有些無奈道,“若曦小姐,有些話我不知道當講不當講,這已經是三天里你第四次受傷了,呃……如果可以的話你最好還是不要從事一些你自己并不太擅長的事情。”

    隼離盡可能把話說的比較委婉,可名叫若曦的女子聞言眼淚還是奪眶而出,“嗚嗚,都怪我太沒用了,什么事情都做不好。”

    聽說某人回來小丫鬟肉肉也趕到了院門口,看到眼前的景象不由勃然大怒,“若曦小姐,誰又欺負你了,告訴我我一定幫你揍扁他。”一邊一說著一邊還用懷疑的目光上下打量著某人。

    “嚯,我才離開幾天時間吧,為什么一回來就發生了這么大的變化,誰來幫我解釋下,這位若曦小姐到底是誰,她為什么會出現在我的院子里,而且為什么好像你們每個人都認識她?”宅男終于還是忍不住將心中的疑惑問出了口。

    “哼,若曦小姐要不是幫你洗衣服又怎么會變成現在的樣子,院子當然是我帶她進來的,就是晾下洗好的衣服,房門都是鎖著的你緊張什么個什么勁兒,連自己的妹妹都信不過,枉我之前還那么崇拜你,師父你這個冷血的大笨蛋,你知道若曦小姐為了找到你,這一路上吃了多少苦嗎?結果一見面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懷疑人家,做哥哥的怎么能這樣呢,實在太過分了!!!”

    “哇,你什么時候變成話嘮了,等等……你剛才說她是我什么來著?”宅男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除了毛病。

    “堂哥。”名叫若曦的女孩兒怯生生的叫道。

    “啊嘞?”張大鏢頭大驚,“我什么時候有個堂妹了?為什么我自己不知道?!”他努力回想著之前搜集到的信息,他自己就不必說了,是老張家的獨苗,父母的話都是孤兒,沒有任何親人,從小被王老館主收養,傳授武藝,后來夫妻兩人一起合開了一間小鏢局,就算把美女師父也進來,某人的家譜也不過才勉強湊夠四人,這所謂的妹妹又是那里冒出來的?

    “令尊的名字是不是叫張二毛?”若曦弱弱問道。

    “我去,師公這名字略叼啊。”肉肉一句話說出了許多人的心聲。

    “唔,這個……倒是沒錯。”宅男的神色愈發驚疑不定,張二毛這名字知道的人很少,是張父的原名,他在四歲的時候被王老館主在城外撿到,有鑒于這名字實在太那個……坑爹,王老館主后來就給他改名叫張四海,取義四海為家,大家后來也都叫他四海或者大海,青陽縣知道張父原名的人很少很少,這事兒還是王勝男有次閑聊時無意間提起的,這名字恐怕張父自己都快不記得了。

推薦本書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我要報錯
北京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