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書樓 > 游戲競技 > 大鏢局 > 青陽卷 第五百四十一章 師父你說是不是

青陽卷 第五百四十一章 師父你說是不是(1/2)

作者:小呆昭

推薦閱讀: 重生之紅星傳奇 總裁強勢寵:嬌妻,乖一點! 獨寵嬌妻(重生) 快穿之反派大人的初戀 古寨情緣 明人不說隱婚 現代艷帝

推薦本書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手機閱讀

    上一章:589第589章 這位姑娘你……

    “我們張家之前在云州雖然不是什么名‘門’望族,但家境殷實,在當地也算小有名望,祖父曾經做了個小官,膝下一共有五個孩子,長子出生后不久害過一場大病,病好后成了傻子,剩下三子一‘女’,‘女’兒遠嫁青州,那時家父剛出生沒多久,令尊大概也就三四歲的樣子,祖父因為看不慣某同僚橫征暴斂、魚‘肉’百姓的惡行于是上書太守,結果沒想到對方居然反咬一口,誣陷祖父收受賄賂,祖父被革職查辦。|每兩個看言情的人當中,就有一個注冊過°網的賬號。hua -79xs- ”

    “后來家里人經過打探后才知道對方原來背景很深,而且睚眥必報,得知真相后祖父的情緒很低落,他意識到自己很可能逃不過這一劫了,為了給張家留點香火他挑選了兩個忠心的仆從,把自己最小的兩個兒子分別送到了青州‘女’兒那里和涼州一個友人這邊,后來張家果然被抄家,同時祖父和二伯都被發配戍邊從軍,好在有一部分祖父官場的朋友求情,那群人總算沒再為難祖母。”

    “祖母等了兩年,待風頭過的差不多了,就到涼州來找令尊,想帶令尊一起去青州投奔姑姑,但等她到了涼州,一打聽才知道祖父的友人早就搬走了,祖父的友人屬于隱士,寄情山水,以作畫為樂,沒有妻兒子嗣,因此也沒人知道他去了哪里,而且按照之前鄰人的說法,那人早在三年前就已經不見了蹤影,只不過當時通信不便,沒有qq,微信,異地間基本只能靠書信往來,祖父和對方又屬于君子之‘交’,沒什么事兒一般一年也就一兩封書信,算算時間,雙方最后一次聯系的時候恰好就是在三年前,換句話說當年那家仆帶著令尊到這里根本就沒能見到祖父那友人的面,得知這消息后祖母不由眼前一黑。&26825;&33457;&31958;&23567;&35828;&32593;&119;&119;&119;&46;&77;&105;&97;&110;&104;&117;&97;&116;&97;&110;&103;&46;&99;&111;&109;想看的書幾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穩定很多更新還快,全文字的沒有廣告。”

    “她在涼州又呆了半年,四處奔走尋找令尊的下落,直到‘花’光了所有的盤纏,山窮水盡才不得不暫時離開,去青州和她的‘女’兒、小兒子匯合,之后姑母那邊也派人來涼州找了幾次,都沒能找到令尊的下落,再后來祖母因病過世,姑母幾年后難產也隨祖母而去,姑父家對家父的態度變得有些冷淡,家父覺得堂堂男兒不應該寄人籬下,仰人鼻息,十二歲那年就離開了那個家,外出闖‘蕩’,因為祖父的事情他沒法考取功名,就去京城做了點小生意,運氣不錯,很快就賺到了一筆錢,置辦了一些產業田地,又娶了家母。”

    “前些年的時候生意越做越大,家父想起幾個流落在外的親人,就托京城的貴人尋到了祖父和大伯二伯的下落,可惜因為種種原因三人都已經不在人世,只剩下令尊這邊或者還有希望,家父費了很大功夫終于找到了當年那個送令尊去涼州的家仆,對方沒能找到祖父那位隱士朋友,心里又害怕被祖父的事情牽連,于是將令尊留在客棧一個人跑掉了,家父又找到了當年的客棧老板,老板回憶說第二天發現仆人不見后就把令尊丟到了街邊,這時候恰好有個江湖客路過,問明白緣由后就將令尊帶走了。家父繼續往下查,好不容易將目標縮小到了青陽縣,但這時候家里的生意卻又突然出現了問題。”

    “他之前聽人說將絲綢和茶葉賣到琉球和高麗等小國,從那里換回人參和黃金,一來一回至少就有至少五六倍的利潤,于是就將很大一筆錢投在海運上,其中不但有他這些年來的積累還找人借了高利貸,然而沒想到我們家的貨船在海上遭遇到了風暴,最終十艘只回來了一艘。”

    “唉,這真是太可怕了。”一旁的‘肉’‘肉’‘插’嘴道,一副心有余悸的樣子。

    若曦‘露’出了一個勉強的笑容,“我們傾家‘蕩’產,將以前的田地和產業都拋售掉,總算勉強還上了欠下的錢,但家父受不了這么大的打擊在家中自縊了,我們沒錢安葬他,而且就連那間宅邸其實也已經抵給別人了,人家看我們可憐無處可去,就給我們一家三口寬限了幾日,但現在鬧出了人命對方覺得晦氣就將我和娘親趕了出來,娘親賣了身上唯一一件首飾,那是她剛嫁給爹爹的時候父親送她的一支‘玉’釵,那時候家里的情況剛開始好轉,爹爹開了第二家鋪子,手頭的資金并不寬裕,所以那只‘玉’釵并不如何名貴,但這么多年來娘親卻一直帶在頭上,而現在這是我們娘倆身上唯一值錢的東西了。”

    “母親賣掉那支‘玉’釵換了口薄棺將父爹爹草草下葬,之后帶著我回到了娘家,我父爹爹在世的時候每年都給外公家寄去一大筆錢,讓外公和幾個叔叔換了大宅子,過上了好日子,可我們家現在衰敗了,他們對我們娘倆卻都沒好臉‘色’,一天到晚‘陰’陽怪氣的說我們是吃白食的,外公和幾位叔叔商量著將母親再嫁出去給一個有錢老頭做小妾,娘親和我都沒有辦法反抗,出嫁前一天晚上娘親把我叫到房里,我們娘倆抱頭痛哭,娘親她還聽到幾個叔叔說本來也要把我一起嫁過去,但后來因為彩禮沒談攏只能先擱置下來,他們還想看看有沒有人會出更高的價錢。”

    “這幫人也太禽獸了!簡直就是幫畜生啊!怎么能對自己的親人當貨物一樣賣來賣去呢,更何況了你爹爹之前還幫過他們,對他們有恩,現在你爹爹尸骨未寒他們就這么對你們兩個孤兒寡母,實在是太過分了。”‘肉’‘肉’聞言大怒,“這些人渣就應該被拉去浸豬籠,師父你說是不是!”

    “誒?哦哦……你說的有道理。”張大鏢頭剛剛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似乎有點走神的樣子。

    一旁的隼離也忍不住感慨道,“我沒到過京都,以前一直以為天子腳下應該都是知禮守信之人,沒想到卻還有這樣毫無廉恥的家伙。”


本章未完,請點擊 下一頁 繼續閱讀 >>
推薦本書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我要報錯
北京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