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書樓 > 游戲競技 > 大鏢局 > 青陽卷 第五百五十四章 七佛通戒偈?

青陽卷 第五百五十四章 七佛通戒偈?(1/2)

作者:小呆昭

推薦閱讀: 重生之紅星傳奇 總裁強勢寵:嬌妻,乖一點! 獨寵嬌妻(重生) 快穿之反派大人的初戀 古寨情緣 明人不說隱婚 現代艷帝

推薦本書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手機閱讀

    上一章:602。第602章苦寂寺

    苦寂寺的僧人們就住在城西婁財主的家里,說起婁財主來青陽本地人的第一印象就是點兒背,七八歲的時候死了親爹,十多歲的時候爬樹又摔斷了‘腿’,二十多歲好不容以娶了個漂亮老婆,結果沒過兩年就和自己的書童‘私’奔了,好在走前總算給老婁家留下了點香火。我們不寫小說,我們只是網絡文字搬運工。-<可?樂小>hua。-79-

    婁財主對于自己這獨苗還是‘挺’滿意的,但同時又有些擔心自己的霉運會傳染給下一代,兩年前還特意請苦寂寺的大師來給自己家做了場法事,自己也開始吃齋禮佛,積德行善,這舉動有沒有效果暫時不知道,不過婁財主在民間倒是積攢下了不少善名。

    婁家的宅子很大,婁財主除了一個兒子和兩個小妾外也沒什么家眷,偌大的院子里有不少閑置的空房間,正好可以讓苦寂寺的和尚住,而婁財主也能順便撈點佛‘門’積分,為投胎打下良好基礎,雙方皆大歡喜。

    話說張大鏢頭一直覺得佛家是個很矛盾的存在,佛家其實和道家倡導的都是無‘欲’無求那套玩意兒,但信佛的卻恰恰是心中**最強烈的那部分人,去廟里燒香的基本上都是有需求的,普通人沒事兒是不會去寺廟的,換句話說,在大多數人的眼中佛祖就跟棵圣誕節的許愿樹一樣。

    好吧扯遠了,宅男帶著‘肉’‘肉’去敲婁財主家的大‘門’,他之所以懷疑苦寂寺除了之前提到的原因,還有很重要的一點,那晚死在他手上的‘蒙’面人恰好也是個光頭,一提起光頭你很難不想到和尚,而且類似自殘毀容之類的事情除了死士外還有另一種人可能會做,那就是信徒。

    宗教和傳銷具有相似之處,都是通過洗腦來控制一個人的‘精’神,從某種意義上來講狂信徒是很危險的一類人,他們不但為了自己的信仰甘愿獻身,而且在必要的時候甚至會毫不猶豫的放棄一切道德底線。&26825;&33457;&31958;&23567;&35828;&32593;&119;&119;&119;&46;&77;&105;&97;&110;&104;&117;&97;&116;&97;&110;&103;&46;&99;&111;&109;想看的書幾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穩定很多更新還快,全文字的沒有廣告。

    但從另一方面來說,有信仰的人有時也是最好忽悠的。

    婁財主聽仆人說張大鏢頭來訪也是一愣,他和大燕移動并不熟悉,而且話說哪有人會半夜三更來人家家里做客的?

    然而張大鏢頭鏢頭不但來了,而且居然還有個名正言順的理由。

    宅男和婁財主握手,一臉嚴肅道,“打擾了打擾了,是佛祖派我來的。”

    婁財主聞言差點沒被氣樂了,“誒喲,合著張大鏢頭你這是見著釋迦摩尼本人了?”

    “那倒沒有,佛祖他老人家什么身份,怎么會在我等凡夫俗子面前現身,他只是派手下人托夢給我,讓我帶首佛偈給虛德禪師。”張大鏢頭一本正經道。

    婁財主沒好氣的道,“那你也不能從‘床’上爬起來就來找虛德禪師啊,現在天‘色’這么晚,禪師早就休息了,有什么事情張大鏢頭你還是明天再來吧。”說完就要讓仆人關‘門’。

    “噯,別啊。”宅男伸出一只手擋著‘門’,“你可以讓我等,但總不能讓佛祖等,大家都是佛‘門’……那個圈兒內人士,這道理婁財主不會不懂吧?”

    婁財主的眼中閃過一抹怒‘色’,“張大鏢頭你不要欺人太甚了,大燕移動再厲害也不能在青陽縣一手遮天,你再不走的話我就要去報官了!”

    咦,宅男有些意外,他當然也知道自己的借口蠻扯淡的,但他沒想到婁財主的反應會這么強烈,以張大鏢頭目前在青陽的身份和地位,很多時候大家就算明知道他在鬼扯也都會選擇給他點面子,畢竟三更半夜去人家家里閑逛雖然不怎么地道但也不是多大的事兒。

    不管心里怎么想,至少在表面上大家還都是比較客氣的,但反觀婁財主這邊宅男卻是能感受到明顯的敵意,而他現在這種炸‘毛’狀態更是讓某人從中嗅到了一絲‘色’厲內荏的味道。

    有意思,這院子里難道真有什么見不得人的東西嗎?張大鏢頭不但沒生氣,反而被婁財主這反常的表現給勾起了興趣,而就在這時院子里響起一個充滿智慧的清朗聲音。

    “阿彌陀佛,想不到張居士也是禮佛之人,相逢即是有緣,何不進來小坐?”

    婁財主聞言臉‘色’一變,似乎張口想要說點什么,但最后還是默默的讓到了一邊。

    哦?婁財主的舉動讓宅男興趣更濃厚了,看他這樣子對那個所謂的虛德禪師可以說是言聽計從,如果不知道的人還以為虛德禪師才是這宅子的主人。

    既然對方有請,張大鏢頭也不會客氣,大搖大擺的帶著‘肉’‘肉’走進了婁家大‘門’。

    內院的梨樹下,一個老僧面容安詳,盤膝而坐,直到宅男師徒二人走到距離他四五丈遠的地方,老和尚才睜開眼,微微一笑,“早就聽聞張居士大名,可惜一直未能得見,不知今夜張居士來訪所為何事?”

    “哈,之前不是已經說過了嗎,貴圈老大讓我捎句話給你。”

    “哦?老衲愿聞其詳。”虛德禪師不愧是佛‘門’高僧,明知某人在鬼扯,卻沒有像婁財主一樣生氣,依舊面帶微笑,耐心的問道。

    “那就聽好了,你老大讓我告訴你,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自凈其意、是諸佛教。”張大鏢頭淡淡道。

    “七佛通戒偈?”虛德禪師揚了揚眉‘毛’,面‘色’不改,“這句佛偈出自法華經玄義,為七佛教化眾生時所用,我佛‘門’五戒、八戒、比丘戒、比丘尼戒皆由此而來,虛德乃修行之人,七佛通戒偈自不敢忘,卻不知張居士無緣無故又為何提起此偈?”

    

本章未完,請點擊 下一頁 繼續閱讀 >>
推薦本書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我要報錯
北京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