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書樓 > 科幻恐怖 > 行動代號劫風者 > 第二十二章:唯獨他沒有時間證人

第二十二章:唯獨他沒有時間證人(1/2)

作者:九月荷間

推薦閱讀: 重生之紅星傳奇 總裁強勢寵:嬌妻,乖一點! 獨寵嬌妻(重生) 快穿之反派大人的初戀 古寨情緣 明人不說隱婚 現代艷帝

推薦本書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手機閱讀

    羅孝霆坐了下來,一面轉著筆,一面說道:“我猜他該不是正好遇到了物理難題,實在解不開,所以干脆來個實地演練吧!”

    陳煜烽伸腳踢了羅孝霆一下,說道:“你能不能正經點?”

    “我要不正經,咱們估計都聊到床上去了!”羅孝霆突然噗嗤笑了一聲,說道,“這件案子的每一條線索都好像是要爬上床的人,我們努力的想要把他們往床上湊——但似乎,他們之間相互排斥,所以總是不能無縫銜接!”

    陳煜烽翻了個白眼,道:“你的思維跳躍的幅度簡直脫離了我想象的最大邊界——好,犯罪嫌疑人這么做的目的是要混淆警方的視線,那么他做到了,而且飛行器上面殘留物的檢測數據也與你估計的沒錯——我突然又有個疑問!”

    陳煜烽看著羅孝霆,這家伙一本正經的在轉筆,他奪過了筆,走到白板前,在最下面畫了一個點,標記為c,然后說道:“看著我,寶貝,目不轉睛的看著我——這個點,哎,你看這個點啊!”

    “你不是要我目不轉睛的看著你嗎?”

    “你二大爺!”陳煜烽敲了敲白板,道,“看這個點,c ,這里是監控探頭的位置,既然尸體是從點a這里拋棄,不管怎么到了點b,這當中的過程,根本不關點c什么事啊,他為什么要把點c的監控探頭破壞掉?”

    “以防萬一可不可以?”

    “還有車胎上的殘留物的痕跡檢測,黑色轎車的確從——”陳煜烽在垃圾堆附近許承智家的位置點了個點,標記為h,然后說道,“黑色轎車的確是從點h,去過點a這里——但是我想,無論垃圾堆點a這里是殺人現場,還是拋尸現場,從一般的犯罪心理來說,黑色轎車都不可能會開著車燈過去招搖過市吧?”

    羅孝霆點點頭,說道:“也許是不敢開燈,但必須要有光,他才能開車走上那條小路,就算再怎么熟悉,我認為他也不敢冒然在黑漆漆的夜里開著一輛黑漆漆的車,毫無顧忌的走上一條黑漆漆的土路,而且,當時可能已經下雨!”

    “為什么?”

    “車胎上雖然有泥巴,但是相對來說車胎還是很干凈的,院子里沒有水沖過泥巴的痕跡,就說明,黏在車胎上的泥巴,經歷過了雨水的沖刷,根本不需要后期再處理!”

    陳煜烽無奈的干笑了兩聲,說道:“咱們倆這是又在把許承智給逼到死路的節奏啊!”

    “不是,案件已經很明朗了!”羅孝霆說道,“同事詢問筆錄都記載了,許承智左鄰右舍當晚的時間都干過什么,有哪些時間證人——現在看,數據都很完美!”

    “唯獨許承智沒有時間證人啊!”陳煜烽把馬克筆放到了白板上面,坐回了位子,嘆了口氣,說道,“如果真是他,我真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

    “如果真是他,咱們遇到的問題會更棘手!”

    “為什么?”

    羅孝霆彎了彎唇角,說道:“從案發到現在,他所扮演的,都是一個失去雙親情緒激動的無辜可憐人,這樣強大的心理素質,才真叫人覺得可怕!”

    “你是說,就算有了證據,我們也撬不開他的嘴巴?”

    “不知道你扮美人計管不管用?”

    “你二大爺的,非必要時候,姐絕對不會出賣自己的身體的!”

    羅孝霆嘆了口氣,刮了刮眉毛,說道:“跟你聊天總是能偏離軌道,這什么毛病!”

    “是你上了年紀,思維已經不能正常而持續的順著同一個方向前進了!”陳煜烽才說完,他的手機便響了起來,是曹先生的電話,他接了起來,渾身沒力似的問道:“啊,曹先生啊,早餐能多加兩個雞蛋嗎?”

    “今天破了案子,晚上給你們加雞腿,都不帶用申請的——啊,話不多說,看守所那邊已經催了我三次,你和孝霆先把手里的工作放一下,去見見那個人吧!”

    “好吧、好吧,雞腿什么的,就先畫在那里吧!”陳煜烽掛了電話,然后無奈的吐了口氣,說道,“這里的工作先交給同事,咱們倆去赴個約會!”

    “約會?”羅孝霆若有所思的念叨著,“前面不是還提到雞腿,怎么這就又扯到約會上了?!”

    “你滿腦子里長得都是草履蟲嘛,我剛才不是說過之前約好了要去見那起案件的犯罪嫌疑人嘛?”

    “哦!”羅孝霆恍然大悟一樣,說道,“你這思維的跳躍幅度也是能有幾億光年了!”

    “啊——”陳煜烽煩躁的撓了撓頭發,“原本這件案子已經開始有些眉目,但是有什么辦法,規矩總是要遵守的嘛!”

    羅孝霆搖了搖手指頭,說道:“我們要學會適當的放松自己的大腦,去接觸下其他的案件,沒準能找到新的思路!”

    “然后推翻我們前面所有的努力,對吧?”陳煜烽說著松了松領帶,把文件都收好,然后,說,“一想到晚上有可能要跟你單獨相處,我竟突然有種莫名的興奮!”

    羅孝霆皺了皺眉,道:“老曹這里這么緊張嘛,一間房間都空不出來嘛?”

    陳煜烽翻了翻白眼:“你想多了,老兄,我的意思是今天晚上要加班而已!”

    “說到床——”

    “什么時候說到的床?”

    “這不重要,重要的是,昨天晚上我和阿鬼去到許承智家里,發現院子里西廂那間房間相當的奇怪!”

    “奇怪在哪里?”

    “一時之間我還說不上來,但總覺得站在那里心里就怪怪的!”羅孝霆想著,可能是自己的思路又被打斷,所以想起那間房間,想起那張躺椅,他仍是感覺冥冥當中有些什么線索被漏掉,這種時候越是去想就越是會一片空白,他干脆問道,“我們今天去見的,是嫣之城的哪宗案件?”

    兩個人邊走邊說著,上了車子,陳煜烽加快了油門,說道:“4月25日,一名男子手持羊角錘殺死了鄰居一家三口,因為案情重大,怕引起輿論嘩然,所以新聞只做了簡單的報道

本章未完,請點擊 下一頁 繼續閱讀 >>
推薦本書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我要報錯
北京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