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書樓 > 綜合其他 > 奶爸大文豪 > 第一二八章 山民

第一二八章 山民(1/2)

作者:肉都督

推薦閱讀: 總裁強勢寵:嬌妻,乖一點! 重生之紅星傳奇 獨寵嬌妻(重生) 明人不說隱婚 現代艷帝 古寨情緣 重生辣妻:席少,請節制

推薦本書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手機閱讀

    “聰者聽于無聲,明者見于無形。”

    《暗算》這部作品是麥家最出名的作品,憑借著這本書,麥家還獲得了茅盾文學獎。

    這本書分為三個部分,分別是《聽風者》、《看風者》、《捕風者》,這三部分分別講述了三個傳奇的特工。

    熟知麥家的人,肯定都會知道特別單位701,這三個特工正是701的三個部門監聽局、破譯局、行動局中的傳奇人物。

    而這本書之所以被普通大眾所熟知,是因為其改編的影視作品大獲成功。

    不論是柳云龍制作的同名電視劇《暗算》,還是根據小說改編的電影《風聲》,都獲得了非常不錯的收視率和口碑。

    有人說《暗算》是中國諜戰第一奇書,這個說法順便也就將麥家送上了“中國諜戰第一人”的寶座之上。

    另外有些人不信服,但是又找不出來更好的跟麥家對打,一來二去,“中國諜戰第一人”的光環也就只有麥家能夠頂著了。

    這本書的敘事手法跟阿加莎的《斯泰爾斯莊園奇案》有些類似,兩者都使用的是第一人稱的回憶型敘述。

    回憶是對事件的再敘述,會改變事情發生的原始樣本。

    這樣做的優點是可以把原來立體的生活壓縮成一個直線的事件,這樣可以從容的發揮敘述者的思考力,對事件的人物進行側面評價和議論。

    通過這些評價和議論,可以鋪陳情節,控制節奏。

    至于缺點……只要寫得好,其實沒什么缺點。

    張重在腦海中將《暗算》的情節再過了一遍,既可笑,又可憐,既蠻橫,又脆弱的瞎子阿炳;特立獨行,我行我素的多情魔女黃依依;習慣解密工作,不甘平凡,最終興奮過度猝死的陳二湖;借助尸體傳送消息的參謀胡海洋……

    一個個深入人心的人物,一段段曲折迂回的情節在張重的腦海中浮現,讓他再次領略了諜戰的驚心動魄。

    這本書很好,不過他暫時沒有打算把這本《暗算》弄出來,正如他還沒有打算把《邪惡催眠師》和《嫌疑人x的獻身》弄出來一樣,時候還沒到。

    這本書可以暫時放入他的“備選書庫”之中,等到時機成熟了自然可以拋出來。

    ……

    第二天傍晚,幼兒園放學之后,張重就帶著芃芃去了孟母小筑。

    芃芃已經兩天沒有來上繪畫課,從報這個班到現在,這還是頭一次。

    正在教畫畫的不是許雨涵,而是一個跟張重年紀相仿的女子,叫何靜,她是許雨涵聘請過來的。張重大概知道點這位新老師的信息,聽許雨涵說跟她一樣也是央美出來的高材生。

    只不過畢業之后找到了真愛,很快就結婚了,現在有一個兩三歲的兒子,在家相夫教子,等到孩子能送幼兒園了,她才出來找了這份工作。

    “許老師剛出去吃飯了,估計一會兒就要回來了。”

    見到張重,何靜笑著對他說道。

    張重點了點頭,把芃芃安排坐下。

    他其實對何靜的話有些奇怪,她這話說的就好像自己是來找許雨涵的一樣。既然有老師教課,許雨涵的行蹤也就沒有必要特意跟他說。

    過了沒多一會兒,許雨涵果真就回來了,見到張重,眉眼一揚,笑著問道,“張老師這兩天在焦湖玩得怎么樣?”

    芃芃不來上課,張重當然跟許雨涵說過,她也知道張重周末帶芃芃去了焦湖玩。

    張重點頭笑道,“還算不錯,這時節湖心島的花花草草還沒有凋敝,還是有能看一看的景色的。”

    他又看了看眼前神采奕奕的許雨涵,“許老師周末也出去玩了?”

    許雨涵有些驚訝道,“張老師怎么知道?”

    張重笑而不語,指了指墻上多出來的那幅畫。

    許雨涵恍然,“哦,是啊,去了一趟西南,你們去看水,我就去看了看山。”

    張重嗯了一聲沒再說話,許雨涵也不知道要再說些什么,跟張重說了聲失陪就去幫何靜教課了。

    等到許雨涵走后,張重重新把目光投向墻上新掛上的那幅畫。

    蒼翠的大山之間,有一條蜿蜒崎嶇的小路,這條小路越過山洼,不知道會通向哪里。

    而小路上面,有一個背著竹樓低頭往前走的人。

    在重巒疊嶂的巍峨前面,人的渺小和孤獨被襯托得非常明顯。

    他要回家么?

    又是從哪兒來?

    竹簍里面裝的是什么?

    張重腦海中浮現出疑問,同時又想起了一部電影和一首詩。

    《那山那人那狗》

    《山民》

    電影《那山那人那狗》也有同名原著,只不過張重未曾拜讀過,電影他倒是看過兩遍。

    電影講述了大山中負責送信的父親即將退休,兒子接班當了郵遞員的故事。

    故事的主線在于兩代人在送信的過程中打破隔閡,關系走向體貼、理解。

    不過整個故事是建立在湘西山色水影的絕美畫卷上,而這幅絕美的畫卷背后則是大山生活中的點滴,艱難且又樸質。

    這部電影雖然票房不高,但是口碑很好,張重能看到不足為奇。

    至于《山民》(注1)這首詩,張重也是偶然間發現的。

    這是一首寓言詩,詩中借助一個山民的口吻,表達了長期處于封閉性傳統文化中的人們的渴求,以及沖破文化滯悶的強烈愿望。

    這首詩雖然文字運用簡單,但是卻能讓人在讀過之后產生一種悲涼感,而在悲涼之后,又會激發出一種急于沖破桎梏的渴望。

    往大點說,沒有一個文化是完美的,都有個自己的桎梏需要突破。而往小了說,具體到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大山需要翻越。

    昨天晚上,張重還在考慮是不是要再發一些系統之外的作品,讓自己的“備選書庫”更加

本章未完,請點擊 下一頁 繼續閱讀 >>
推薦本書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我要報錯
北京新快3